“这就好比向一个姑娘表白,被拒绝了7次一样,每次还都是同样的理由,我太难了。”看着第7张回国机票的航班再次被取消,英国留学生周子潇感觉自己简直像“中彩”了一样。

周子潇前后买了7次回国机票,7次航班全部被取消,前后机票花费40余万元,刷爆信用卡亦难回祖国怀抱。

4月13日,中国驻英国大使馆发布公告,将继续协助在英处境困难留学人员搭乘临时航班回国。机票和回国隔离费用等自理,合计约4万至7万元。

即便票价比平时贵,不少人仍然归心似箭,排队等待包机回国。当然,也有一番折腾和考虑后,打算留在海外安心等待疫情好转的,周子潇便是其中一员。

在美丽的海岸线边上,水面波光粼粼,看着海水拍打着沙滩,周子潇陷入回忆,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似乎足够写一部小说。

提起斯旺西,大多数人会有些陌生。这个坐落于英国威尔士西南海岸的小城,距离伦敦约3小时车程,是英国工业革命时期重要城市之一。

2018年成为“武汉友好城市”,埋下的这一伏笔,似乎让斯旺西与中国的距离更近一些。而周子潇来回两轮往返于两地之间,他感慨命运齿轮转动的扑朔迷离。

去年9月,周子潇成为斯旺西大学的大一新生。圣诞节学校放假时,他飞回了中国,后因学业安排的原因,又折返回英国;再度回到中国后又离开时,已是1月中旬。

“从去年圣诞节到今年1月中旬,我来回飞了两个全趟,合计飞行时间大约有48个小时。”周子潇将年轻人“不怕折腾”的精神,发挥到了淋漓尽致。

第四趟飞行,周子潇踏上了武汉的土地,几经辗转,转机回到了英国。彼时,武汉距离封城不到一周的时间,新冠肺炎疫情“初露锋芒”,公众还未意识到事态的严峻性。

“武汉疫情的走向来到关键时点,而我在这样一个时点飞行。”周子潇表情有些凝重,把当初和后来疫情的发展联系在一起,总让人有些后怕;随即他又认真地想了想,还是觉得自己比较幸运。

回到英国后不久,武汉便迅速成为国际关注的焦点。校方立即给周子潇下发了通知,要求他自我隔离14天。

因从疫情重点地区入境,周子潇以“少数派”的身份,开启了他的第一轮海外隔离,却未曾料想,2个月后,还有更长、更广泛的第二轮隔离在等着他。只是那时,他不再是被别人拿着放大镜来重点防范的个体。

在周子潇被要求隔离期间,发生了两件事情:一件是他所在的斯旺西市,议会议长向武汉致信慰问并发去视频祝福,期待身处疫情之中的武汉人民、中国人民平安健康;另一件事,周子潇因不能去学校上课,错过了分组讨论,没法参与的他,只能无奈地等着这门课在暑期重新“补考”。

回应各方的关切和祝福,也要处理节奏被打乱的一堆麻烦事情,这大概也是1月底,不少滞留中国武汉的人正在面临的处境。

“不是3张一共8万块,是3张每张都是8万块。”周子潇笑着说道,有些无奈地将细节纠正了过来。这样的价格,在非常时期似乎“很合理”。

疫情在英国暴发后,身边的中国同学纷纷“火急火燎”地赶回祖国。为了能和国内的亲人团聚,周子潇也开启了自己的回国之路,第一步便是要买到机票。

以前买机票,周子潇一趟行程敲定一张就可以;现在,在航班班次极度紧缺的情况下,周子潇只能开始与概率论博弈,发扬买彩票“多多益善”的精神,采取“普遍撒网”的方法,尽可能地将比较合适的班次悉数“收入囊中”,祈求能够“中一次彩”,皆大欢喜。

计划5月初飞回中国,周子潇买了5张机票。其中,3张是每张8万元,其余2张是每张6万元。

总会有一张能中的吧?虽说国内航空政策有所调整,部分航段缩减到一周只飞一班,可不会那么倒霉的,侥幸的念头在脑海里跳舞,一边摇摆舞动,一边揣着不安“打鼓”。

结果是全部取消!周子潇傻眼了,如同表情包一样以手覆面、泪流满面,郁闷到不行,命运似乎和他开了个玩笑,有意让他留守这座武汉的友好城市。

“这就像是向一个姑娘表白,被拒了7次一样。而且每次还都是同样的理由。我太难了。”此时此刻,他终于对楚国诗人屈原那句“路漫漫其修远兮”,有了切身的体会。

为了买到机票,他还把信用卡给刷爆了,不过返款需要很长时间,所以又造成了现金流的短时紧张。但或许比起手头紧,还是7次无功而返的尝试更加让他郁闷。

斯旺西还有一个中文译名,即“天鹅海”。诗意的名字,让它成为喜好舞文弄墨之人的心头好。这里海滩和天空都很干净,碧蓝如洗,一年四季气候适宜。

打开窗户,远方俊秀的山脉,映衬着无人的街区,若隐若现地传递一份独有的宁静。3月13日停课后,周子潇第二轮的宅家隔离生活也正式开启。

当大把的时间可以充分支配时,平时快节奏下很难察觉到的一些生活小细节,也竟变得轮廓清晰起来。

斯旺西城里的酒吧等聚会场所,基本都关闭了。他耸了耸肩,现在也没有多少“社交局”可以参加了,每天窝在家里很无聊,平时做做饭,偶尔写写小说、打打游戏。复活节假期过后,便是一周网课和远程的期末考试。

从武汉回英国的时候,他便随身携带了一些口罩,后来又从亚马逊上陆续购买了手套和护目镜。不过,这些防护用品,可能暂时派不上用场了。

“现在回国不是我的优先考虑了,因为风险和成本太高,差别不是很大的前提下,宁愿在这边待着。”周子潇权衡了一下个人的情况,觉得还是一动不如一静,待在原地可能是最好的选择。

4月13日,中国驻英国大使馆发布公告,将继续协助在英处境困难留学人员搭乘临时航班回国。根据通知,机票和回国隔离费用等自理,其中航班票价3万至6万元,国内新冠肺炎检测、隔离和食宿费用每人约1万元。

周子潇身边“火急火燎”赶回去的同学,大多飞机都坐得很辛苦。既然买机票买得一波三折,他也就顺势安慰起自己,这样是出于个人安全的角度考虑,可能也不是一件坏事。

新冠肺炎这样的呼吸道传染性疾病,让他感觉头皮发麻:“我很害怕回程的飞机上被感染。舟车劳顿的疲劳、十几个小时密闭的空间、无法选择的同乘人,这些都会极大地增加被感染的风险。”

回不回去,最终呈现的只是一个结果。但当事人在下定决心之前,过程中却往往经历了反复和犹豫。尤其是在当周子潇得知,近日有留学生乘坐俄罗斯航班回中国,同机60人检测呈阳性的消息,巨大的不确定性风险让他留在这里的想法又坚定了一分。

和不少归国留学生群体情况类似,面对可能需承受的舆论压力,也让他一度摇摆。“很多人可能觉得,留学生去海外镀金,自己和家庭都一定是非常有钱的。实际上,也有不少很普通的。而且几万块钱的机票、隔离费用,包括所需花的时间成本、以及所承担的风险,并不是每个留学家庭都能够很轻松地就承担得起的。”

目前,中国约有140万留学生在海外。周子潇呼吁,“我们共同的敌人是病毒,而不是同胞。留学生群体只是想回国与亲人团聚,绝大多数是可以做好防护,配合国内接受检测和隔离的。希望大家尽可能不妖魔化这个群体,更加理性、包容地看待问题。”

“即使身在海外,你也不是一座孤岛,这就是祖国二字的力量!”近期,海外留学生陆续收到祖国漂洋过海寄来的健康包,包里有中药、口罩等,令人倍感温暖。

疫情在国内暴发初期,不少海外留学生和华人,曾经积极筹措物资,分批往国内捐赠。他们心里想的是,作为中国人,应该力所能及地去帮助中国同胞。

现在,海外疫情掀起风暴,他们又收到了来自祖国的问候和“答谢”,心里非常感动,因为他们知道,此刻国内的物资也并不是十分充足,但祖国依然没有忘记他们。

原标题:《“表白7次被拒”!花40万买回国机票无果,我在斯旺西与200包火鸡面相伴|海外华人抗疫故事》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