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关总署进出口食品安全局日前公布了2020年7月全国未准入境食品化妆品信息,根据第一财经记者的梳理,其中涉及厄瓜多尔白虾的共计13批,共有196.156吨。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从事厄瓜多尔白虾进口的孟先生(化名)说,与往常一样,甲壳类动物疫病仍然是退运的主要原因。他表示,196吨白虾虽然看似量很大,但考虑到厄瓜多尔输华白虾的体量,这部分未获准入的其实只占中国进口厄瓜多尔白虾的极小部分。

根据海关官网的表述,所列未准入境食品是2020年7月全国海关在口岸监管环节检出安全卫生项目不合格,均已在口岸依法做退运或销毁处理。

根据第一财经记者的梳理,这13批厄瓜多尔白虾共涉及6家厄瓜多尔的生产企业,海关给出的未准入境的理由包括感官检验不合格、检出动物疫病、自主召回和未获检验检疫准入四种,涉及的入境口岸包括宁波海关、青岛海关、上海海关和天津海关共四个。

在信息表中,海关并没言明自主召回和未获检验检疫准入是否与样品或外包装上检出新冠病毒有关。而检出动物疫病一项,孟先生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并非与新冠病毒相关,而是与虾本身的某些疾病有关,如甲壳类动物特有的传染性皮下及造血组织坏死病、白斑病、黄头病等,这些疾病也不会传染给哺乳动物。

他表示,检出动物疫病也是过往厄瓜多尔白虾未获准入境的主要原因。根据海关公布的2020年6月全国未准入境食品化妆品信息,涉及厄瓜多尔白虾的145.873吨,相较而言,7月份未获入境的厄瓜多尔白虾增长了30%左右。

不过,虽然7月份有196吨厄瓜多尔白虾未获准入,但这一水平并未大幅超越以往各月的平均值。今年4月,未获准入的厄瓜多尔白虾达226.672吨,是今年到目前为止的单月最高值。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孟先生表示,196吨的量相当于10个冻品货柜,而通常一家厄瓜多尔白虾进口商一个月就会进口100多个集装箱。

同时,孟先生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由于中厄两国路途遥远,货轮航运时间在1-2个月,7月厄瓜多尔发货量减少,将体现在我国8-9月的进口数据上。

2019年,中国超越美国,成为全球虾类进口第一大国。厄瓜多尔、印度、泰国是我国虾类主要进口来源国。

根据厄瓜多尔方面的数据,2019年厄瓜多尔对中国的虾出口量达到34.8046万吨,中国占厄瓜多尔虾出口总量的三分之二。

此前,厄瓜多尔白虾占中国虾进口总量的50%左右,也是中国各大电商平台上的“网红虾”。

不过进入7月以来,情况急转直下。首先在7月3日,大连海关、厦门海关分别从三批自厄瓜多尔进口的冻南美白虾集装箱内壁和外包装样本中检出新冠病毒。

此后,又分别在安徽、云南、辽宁、福建、江西、重庆、陕西等多地检出厄瓜多尔白虾外包装上的新冠病毒,不过,虽然事件频发,但至今仍未在厄瓜多尔白虾虾体和内包装样本上检出过新冠病毒。

针对厄瓜多尔白虾频繁检出新冠病毒的情况,海关总署在8月14日专门实施了《关于进口厄瓜多尔冷冻南美白虾检验检疫要求的公告》,要求厄瓜多尔生产企业,在新冠肺炎疫情流行期间开展疫情防控,对企业员工定期开展相关疫病检测,建立必要的冷冻南美白虾安全防控措施,确保从原料、加工、包装、储存、运输等全过程各项防控措施执行有效,以防止被污染。

7月10日,海关总署、国家卫生健康委、市场监管总局向全国相关部门下发了《关于对部分自厄瓜多尔进口冻南美白虾实施紧急处置的通知》,要求对部分自厄瓜多尔进口冻南美白虾实施紧急处置。

根据上述通知精神,当时涉事的三家企业3月12日以后生产的冻虾均需要封存。对于封存的最终处置,进口商穆先生(化名)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包括销毁和退回两种。

穆先生说,如果销毁将会损失惨重,但即便退回厄瓜多尔,也“风险极大”。因为已经受到疫情等的冲击,相关企业经营面临巨大压力,一旦发生破产倒闭,国内进口商可能会面临“钱货两空”的境况。

而国内各地对厄瓜多尔白虾的政策也愈加收紧。山西省人民政府官方微博8月26日公布,按照山西省疫情防控领导小组要求,在全省范围暂停购进、销售和使用厄瓜多尔南美白虾。

而在此前的8月18日,山东济南市场监管局发布《关于贯彻落实〈济南市进一步加强进口冷链食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方案〉的通知》,其中明文规定,食品生产经营者于8月17日前采购进口厄瓜多尔南美白虾还未使用、销售的,立即停止使用和销售,通报卫健部门全面进行核酸检测,等候市指挥部的通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