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幼喜好运动,少时常和小伙伴在弄堂里奔走,去黄浦江游泳。进中学,更爱体操。每每体育课凡有体操项目,老师必选我做示范动作。那时,我可以抓举80斤重的杠铃,单杠直接引体向上支撑。当时,敬业中学游泳队在市里小有名气,我虽不是队员,有时却会去市南中学游泳池当救生员,可谓初生牛犊不怕虎。

后来工作了,就停止了运动,直至退休无聊,又开始活动了。五年前,我从天钥桥路搬到了古北,小区里有威尔士健身房,于是买了张卡,有空就进去动一动,天暖就游泳,乐此不疲。光身体好不行,窃以为脑子灵活更重要。五年前,我从三房二厅搬到了二房一厅,没了书房,只能在沙发上看书,在餐桌上写字。我买了个生命光动仪,每天分两次套在脖子上。我还戴着太太送的星卫士手表,自测心率血压血糖,每天显示“大脑健康状况优,请继续保持”。日前从微信上看到几段绕口令,于是试读了几段发微信群,语速之快,口齿之清爽,令朋友叹为观止,无人敢于应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